發表于:2018-02-28 14:25 樓主

  人是社會的基本細胞,群體性現象的背后往往有更為中觀和宏觀的原因。中觀層面,便是人們工作的企業和行業也出現了問題,使得養家糊口的供給側即收入來源出了問題,收入增長趕不上支出增長,壓力或者焦慮便產生了。

  這段時間,一二線城市的高房價又火了,再次引發了人們對逃離北上廣的爭論,順帶著,有人提出了據說能獲諾獎的三大難題,比如,為何學歷不值錢但學區房卻那么值錢?這個問題自然沒那么深奧,只是段子,權當一樂,但背后的根源卻也讓人深思。但凡當壓力超過承受力,人便容易灰心喪氣,當這一現象帶有普遍性時,又會從一個人的灰心變成一群人的黑色幽默,段子便出現了。

  人是社會的基本細胞,群體性現象的背后往往有更為中觀和宏觀的原因。中觀層面,便是人們工作的企業和行業也出現了問題,使得養家糊口的供給側即收入來源出了問題,收入增長趕不上支出增長,壓力或者焦慮便產生了。

  本文,我們就從中觀行業層面,以互聯網金融行業為例,來談談行業普遍面臨的“中產焦慮”,以及行業的焦慮如何傳導成為每個從業者的焦慮,最后演化成整個社會的群體性焦慮現象。

  故事里的人和事純屬虛構,如有雷同,請勿對號入座。

  兩個視角:他們怎么了?

互聯網金融,企業的焦慮癥有哪一些?

  企業及管理層的視角

  甲公司是一家互聯網金融企業,創業3年了,因為趕上了行業風口,三年來公司獲得了飛快地發展,先后進行了A輪和B輪融資,已經成為市場和同行眼中的“準獨角獸”。然而,在外部頭戴光環,公司內部人士并未感覺如此樂觀。

  創始人王總最近有點煩。創業初期,為了獲得免費流量,王總會每天花四個小時在論壇和微博上與用戶互動,也很愿意就熱點問題發聲。慢慢地,王總成了業內的網紅和意見領袖,事實上,創業的頭幾年,公司的近一半用戶都是奔著王總的名頭來的。雖然經常在外面侃侃而談、信心滿滿,但王總自己也有苦惱,目前行業內的同質化競爭愈演愈烈,他一直苦惱于企業如何轉型和突圍,苦于沒有好的方向。與此同時,近一兩年來,整個創業團隊的氛圍也大不如前,各個部門老總之間爭吵不斷,大家相互抱怨,似乎每個人都不快樂,他有時很懷念剛剛創業那段簡單、樂觀和積極的日子,有時也會陷入迷茫中。

  業務部門的張總最近比較煩,對外要與競爭對手打仗,現在產品同質化太厲害了,唯有市場宣傳、用戶補貼等全方位發力,才有好的結果,而財務部門卻要壓縮用戶補貼費用,說是公司B輪融來的錢快花完了,要省著點。唉,又要馬兒跑,又要馬兒不吃草,難啊。

  人力部的李總也很郁悶,最近經常有骨干員工想離職,仔細詢問原因,竟然是覺得看不到前景和出路,沒有了干勁??蓺獾氖?,財務部的周總竟然還來找他暗示,能不能適當壓縮員工費用,唉,他真的不知道人才是創業企業之本嗎?

  信科部的趙總對業務部門很有意見,經常不顧IT研發資源的現狀提出不切實際的要求,一會兒說同業產品有了這個新功能,一會兒又要上那個新功能,而且都很急,員工經常加班加點來滿足他們的需求,關鍵事后看,這些新功能似乎并未帶來業務的大幅增長,真是浪費資源。

  財務部門的周總忙于壓縮費用支出,幾乎成了各個部門的公敵,沒辦法啊,公司雖然是業內的明星企業,但至今也沒有盈利,眼看融資的錢花的差不多了,現在又是資本寒冬,肯定要勒緊褲腰帶過日子啊,但各個部門大手大腳慣了,要壓縮點費用簡直太難了! 品牌部的吳總也很苦惱……

  所有人的苦惱最終都匯總到創始人王總這里,王總有時候也會很無力。本以為做了CEO就走上了人生巔峰,沒想到煩心事這么多,早知如此,還不如做個普通的白領來的無憂無慮、健康自在!

  普通員工的視角

  小李已經30歲了,在一家互聯網金融企業甲上班,是個小團隊的負責人。目前,小李與談了3年的女朋友正式步入談婚論嫁的階段,只不過苦于無力買房,準丈母娘那里遲遲不松口。于是,小李把結婚的希望寄托在了升職加薪上,不放過任何一個空閑的時間為自己充電。

  工作上,他積極表現,努力做好每一項工作,經常加班到很晚??沼鄷r間,他在得到APP上訂閱了幾個付費專欄,還不時地去聽聽知乎LIVE,以求拓展自己的知識結構;他置頂了很多行業相關的公眾號,實時關注行業熱點新聞資訊;他加了很多微信群,里面有很多行業大牛,他時常在群里發言,想著可以拓展自己的人脈資源。周末,他一般會去聽幾場精心挑選的行業論壇,不過經常失望地發現大佬們只是忙著在推薦自己的企業或產品。他的背包里隨時會準備一本書,一般都是根據“新年必讀圖書清單”上的推薦買的,以便利用上下班地鐵上的空余時間